当前位置:思涵中文小说网 > bet36最新备用网站_bet36体育开户_bet36备用网 > 引妻入局,总裁的陷阱最新章节

V060 给我个孩子

引妻入局,总裁的陷阱?|?作者:清秋月儿?|?更新时间:2019-10-30
推荐阅读: 先婚厚爱两世宠妃凤麟山海异闻录异世之至尊无双神女仙玄记吾名阴曹飞蓬新传老子就痞怎么着源界狂雄CEO先生,签字结婚!

晚上十点多,一直在房里上网的许愿走出卧室,看见客厅沙发上的妈妈,问,“什么好电视,能让你看这么长时间?这么晚睡对身体不好的,快去睡吧。”

许母放下手里的遥控板,“没什么好看的,你想看什么,自己来找。”

许愿坐到她身边,“我不看电视,没什么好看的还看那久。”

“无聊呗,年纪大了睡眠时间就少,*也睡不着,又没人给我生个外孙玩玩,不看电视看什么?”许母看了眼女儿,决定打开天窗说亮话,“娃娃,你爸不在了,超也难得回家一趟,妈一个人是很没意思,现在就盼着你生个孩子,也好让妈有个寄托,你和苏启也相处好一阵子了,再谈下去有什么意义,妈问过他了,他说只要你同意,他就让他父母上门来提个亲,马上就可以领证的。”

“我才不到三十岁,那么急着把自己卖出去啊?我们学校三十没嫁的人多了去了,唐嫣你见过的,她比我还大两岁呢,人家连男朋友都没急着找,一个人不知道多逍遥自在,反正结婚我要等三十岁再考虑,苏启他等得了就等,等不了我就不信不嫁他还嫁不出去了。”许愿把脸埋在妈妈怀里,装死。

许母轻拍了她一下,嗔怪着开口:“你这孩子,每次跟你说这个事的时候就装疯卖傻,妈可警告你,别再做那些不切实际的梦,苏启这样的男人你要不抓紧了,哭都没眼泪。”

电脑桌上的手机发出短信提示音,许愿飞快抬头,然后假模作样的去卫生间逛了逛,才在母亲的严密注视下溜回房关上门。

五分钟后,她穿戴整齐的走出来,许母立即发觉了她的不正常,“你要去哪?”

“卫生巾没了,我去买点。”许愿边换鞋边自然的开口。

“这么晚超市都关门了,你上哪买?”许母疑惑地问。

许愿皱眉,“妈,总有24小时营业的地方吧,我找找去,你以为我愿出去啊,要不你拿你的给我用,否则我今晚不用睡觉了。”

“妈哪还用这玩意,去吧,别走太远,女娃子家家的一个人太不安全,看看,如果你和苏启结了婚,这种时候你就在被窝里享福了,还用得着自己跑出去?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行了行了,一说就没完,我快去快回。”许愿拉开门就跑。

许母想了想,还是不放心的站到阳台向四周看,不一会儿许愿从楼道跑出来,一个人走出了安置房的小区大门,之后视线被遮住了,许母没看到什么,这才安心的坐回去继续看电视。

车停在小区附近的人行道上,许愿一出来拐个弯就看见了,她快步走了过去,其实一路上她是跑着来的,只是挨近门口的时候,她才让自己用了走的。

乔正枫推开车门,她坐了进去,两人相视而笑。

“你怎么回事啊,不想要命了,居然还从医院偷跑出来。”许愿伸出食指戳他脑门。

乔正枫笑嘻嘻的任她戳,“好多了,今天喝了你的鸡汤后特别鸡血,在医院呆不住,上街转了转,就转到你这来了。”

车里没开灯,朦胧的光源来自几米外一盏悬着的路灯,昏黄橘色的光照进车里,他的笑容看着也有点模糊。

他一直凝视着她。

她瞪他一眼,嗔:“我脸上刻了花吗?”眼波流转,说不出的娇俏动人。

乔正枫眸光一闪,嘴角微微上翘,忍不住凑过来用唇轻触她的面颊,低声问:“怎么这么久才出来,本来时间就不够用,你看看,又浪费了五分钟。”

她撅嘴:“我妈像门神一样的守在客厅,我说是要买卫生巾才溜出来的。”

他往车椅上靠,自嘲地笑笑:“真逗,我觉得我可以去拍《敌营十八年》了,这跟深入敌特组织的地下党没啥区别啊,想去哪里?”

她也噗地笑出来,抬眼看他,“现在?太晚了吧。”都快十一点了,这个时间还能去哪里。

乔正枫点头,“那就在这说说话算了。”

许愿愧疚地依偎进他怀里,“乔正枫,我们先保持现状好不好,结婚的事等我妈妈走了之后,我一定立马答应你。”

他凄楚一笑,“那要等多久,万一是十年,二十年呢?”

许愿眼中也透着茫然,“我也不知道,我想和你在一起,可也想妈妈能长命百岁,但是二者又不能同存,乔正枫,你说我们怎么就走上一条这样的路了呢?不过你放心,就算是十年二十年,大不了你不娶,我不嫁,我们就这样凑合下去,那方面的事想怎么做一样能做得舒舒服服的,不就是一张破纸吗?看开了也一样的。”

乔正枫凝视她数秒,然后咧开嘴露出个大大的笑容,“愿愿,我真害怕有一天会*你到让我自己都无法掌控的程度。”

他的热气呼呼地搔弄她耳侧,她一阵酸麻,指尖在他肩膀上划弄着,仰着脸淡笑说,“我知道。”

窗外霓虹仍旧闪个不停,车里两个人手拉着手,肩靠着肩。

“再或者哪天我妈想开了,我们就能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她忽然说。

乔正枫无奈地笑:“行了,你妈比你还固执十倍,你这块冰我花多少功夫去暖才融到现在这程度的,你妈那块,我估计得把《泰坦尼克》再造一艘出来去撞才撞得破。”

“少贫嘴,那是我妈,我可不许你去撞。”她伸出手环住了他的腰,笑得像一朵半夜绽放的凌霄花,沐浴了露水,盛开在夜的街头。

他的眼睛定定地望着她,把她深情地拥入怀中,“你跟我在一起这么久,觉得我最在乎什么?”

许愿认真想了想,作为男人他的一生到现在都可以算是很成功的,金钱,事业,尊重,该拥有的都拥有了,而他好像并不在乎这些。

“是感情吧。”她答。

他浅笑,可见她的回答没让他失望,见他托起她的脸,许愿马上很配合地闭上眼睛,可等了好久,都没感觉到唇上的温度,睁开眼睛,发现他笑得特别歼诈,“想我吻你?”

“呃……”当然是想啊,可要让她说这种话,实在说不出口。

“不想算了,我不勉强你。”

许愿憋红脸小声说:“想……”

“真的?”他的笑意更浓,闭上眼睛,又装得一副很不屑的样子说:“我晚餐吃了鱼,没洗口,好腥,改天再说吧。”

许愿瞪大眼睛,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他的脸在霓虹映照下带着点性 感和诱 惑,尤其是那生得最好的唇,一笑起来就会轻微的上翘,不笑时又抿得酷酷,被灯光一照还会洋溢出绯色光晕,记忆中那温润的感觉,美妙的触觉……让她牙根开始发痒得厉害,她低头狡黠一笑,看准位置,对着他的唇就猛亲下去。

可惜他就是使坏,偏偏不让她得逞,害她唇都被他的牙给磕疼了,没办法,只能上一指禅,就不信亲个男人还亲不到,许愿学出一脸歼笑的样子,举起一根指头,对着他嘴我戳我戳我戳戳戳,就这样用手指头挑开他紧闭的牙齿,然后探进去,用指尖拨弄着他的舌,他的舌好软,还有那唇,哪里有半点的腥味,都是很清新的味道,吻上去特别舒服……呃,就是把人家弄了一脸口水,手指一滑还差点戳进他的喉咙口,害他干呕个不停,许愿红着脸很无语纠结地看他。

“你的吻技指技都实在是不敢恭维。”他很委屈地揉揉有点肿的唇,擦擦唇边的口水,“看来我真要再好好教教你……”

说完他就捉住了她的那根金手指,舌尖顺着圆润修长的指尖一圈圈的轻滑着,光是这样许愿就已经嘤吟出声了,这里明明就不是敏 感带呀,怎么被他的舌一碰也会这样酥麻呢?或许只要是这个人碰的,她全身就全都是敏 感带。

从指尖轻滑到指根,逗弄完这根调皮的手指,他的目标便落到了那张时常说出让他又爱又气的粉唇上,这次完全没有温柔的前奏,直接就是强横野蛮的辗转热吻,吻得她全身融化,血液沸腾,他甚至连喘息的机会都不给她,直到吻得她眼前一片天昏地暗,大脑严重缺氧,不得不使尽全身力气推开他,拍着胸口大喘。

刚挣扎着把头扭开,他的唇又覆过来,吞咽着,吸 吮着,仿佛要把她吻化后好咽进肚子里。

直到她双颊潮红,再度气喘嘘嘘,才又用劲抵着他胸口把他推远一点,有些急地开口:“好了,别玩了……这里是大街上。”

乔正枫俯视着她,轻声说:“没人看见,再说车震都做过了,这点算什么。”

的确不算什么,整条街上就只有不远处门面的霓虹一闪一闪的,还有一个躲在不远处一家自助银行角落里的一袭暗影。

她拦住他伸进小裤的手,“我真的是来姨妈,晚上来的,不然哪敢找这个借口出来,你以为我妈那好骗呀?”

“晕死,那你还主动挑我。”他喘着粗气仰靠在椅背上,平时见不着,好不容易见着一回还不能超过半小时,满以为做快一点也可以,结果连吃的资格都没有,“知道你让小正枫饿多少天了吗?”

她嗤地笑出来,笑得比哭还难看,“我知道的,等结束后我去酒店开间房,然后给你打电话,咱中午把事办一回好不好?我保证让小正枫同学想怎么吃就怎么吃。”

“酒店开发登记谁的名字?给你妈留证据呀?”他抚着她的长发,又觉得可笑,他谈个恋恋跟打游击一样,打一枪换个地方,随时要观察敌情,怕是会让烨磊他们牙都笑掉的,可是,有什么时候办法呢?还得把眼前这女人安抚好。

“愿愿,其实你肯想尽办法出来见我,让我知道你的心里只有我,我已经很满足了,对于生理上来说,我更注重心灵上的抚慰。”这话怎么说得那言不由衷咧!

她直直的望着他,胸口被突如其来的酸楚击中,瞬间红了眼眶,“正枫,我的心里永远只有你,我保证。”

两人再次紧紧相拥。

街上来去的车,不时的经过一辆,人行道上人已经没有,两人的车立在这儿,在这个十一二点的夜里,显得很突兀。

许愿不敢再停留,让乔正枫开着车去前面不远24小时营业的华荣超市随便买了包夜用卫生巾回去交差。

“我要回去了。”她一脸的黯然和不舍,唇舌上他的味道还在,可分别竟这么快就到来。

“我不能送你到小区门口,不过我会一直用车灯为你照亮回家的路。”他声音沉下去,透着浓重的无奈和神伤。

许愿定定的看他几秒,然后把脸转向窗外,眼里浮上了一层水汽。

时间在流逝,星辰在沉暗……路过的车突然恶作剧般按一声喇叭,打散了他们最后的浪漫!

车仍旧在路边停住,“很晚了,你回去吧,我明天再去看你!”她刚要站起来,乔正枫拉住她的手腕,“愿愿,我再也不逼你了,只要你心在我这里,我等着你就是,反正我也不必去和什么人联姻,我家里人也习惯我一个人过了,你要的等,我是给得起的。”

他知道她顾及母亲一时不能嫁给他,所以从最初决定享受这个暂时没有结果的爱情开始,他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了。

她仰起头看着他纯净的眼眸,不自觉的轻轻点点头。

她推开车门,刚想下车,乔正枫又一把拉住了她,“愿愿,就算我们今后只能这样见面,我也认了,就当是在惩罚我好了,惩罚我当初的不够坦诚,现在这样让我远远的看到你,却不能时时靠近你,你别难受,就当这样是惩罚我。”

这次她摇头,眼里终于两颗水珠盈然欲滴,逼着自己狠下心用力甩开他的手,她下了车,一直走,不回头,就要转入小区大门的时候,她停住了,缓缓转过身。

乔正枫的车还停在二十米开外,车窗摇了下来,也在望着她。

她突然撒开步子向他跑过去,之后从开着的窗里伸出手紧紧搂住他的脖子,用力地吻向他,泪水糊了他的脸,她只哭着压抑地说:“乔正枫,我想和你生个孩子,真的特别特别想,我已经不吃那药了,还听医生的话开始用激素调生理期,可医生说我不会那么快能有孩子,但我想要,哪怕我们将来不能有那张纸,我也要有你的孩子,实在不行,我就做试管婴儿,多痛苦我都不怕,你负责给我捐精,我就想要个你的孩子。”

她巴掌大的小脸委屈地看着他,他又何尝不想跟她生个孩子,他们的孩子,基因一定是很优秀的,只是他qj了她的身子,怎么不敢去逼她生孩子呢?他做不出来,却没想她原也是愿意,她也是愿意和他生孩子的呀。

他久久地不说话,隔了半天,才艰难的吐出一个字,“好。”但深邃的眼眸里看不出是喜是忧。

她紧紧与他相拥,有这样的男人,人生就算会像鲜花一样凋零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她要生他的孩子,不论将来如何,至少她在最美丽的时刻为他绽放过,就算最终不能与他百头到老,也可以有一个流着他血脉的孩子陪她一辈子。

恋恋不舍地松开搂着圈在他脖颈的手,在他脸上轻吻,“你也早点睡,回去要小心,别被潜伏的美女护士给抓包了。”

不等他开口,她喘着跑进小区,再一次回头时,还能看到他侧脸的模样,脸上刚毅的线条变得柔和,还有那扬起的嘴角,弯下的眉……

他说好了,他同意让她生他的孩子了,如果妈妈知道有了小外外,那个时候她就算生气也会看在外孙的情份上接受乔正枫的,孩子,她现在就差一个孩子,可这破身子,就偏偏在这方面闹别扭。

躺下的时候,心还在兴奋地狂跳,手指滑过身上每一处他曾碰过的部位,心随之悸动,好怀念他充满力量的拥抱,狂野的亲吻,和他舌尖挑 逗的浅尝,尤其怀念他那因满足而低沉的喘息……想起他的小正枫在她的身体里撒欢的兴奋,想到关键处,干脆翻身而起,甜蜜地笑出声,想他了,刚分开几分钟,她就想他想得难以忍受,真想看看他在干什么,应该还在路上吧,不知道回去后会不会洗澡,洗澡就要脱衣服,哎呀,好可惜今晚没问他穿什么颜色的小裤,捂脸,身为一名园丁,思想好恶劣,其实也没什么啦,她从一开始就是这么色的女人哦!

想了*激 情戏的结果就是,第二天姨妈流得哗哗滴……

哎,这样的她的爱情为什么会这么艰难呢?没关系,她会不停做妈妈的思想工作的,现在正努力帮妈妈物色老伴,等妈妈再找个老伴后,对父亲的思念就会慢慢淡化,恨也会淡化,那时候或许就会同意她和乔正枫在一起了,实在不行,她和乔正枫还年轻,但妈妈也是迟暮之年,总会走在他们前面,那个时候,她和乔正枫也会无所顾虑的结婚,只是,他要等她,他一定一定要等着她。

乔正枫出院了,她当然不能去接他,只能偷偷打了电话给他,问他:“病是不是完全好了?不要急着出院。”

“当然好了。”他用百分之百的秦式口吻说:“不信你今晚过来试试看……”

“我上课了!”她快速合上手机,手捶捶剧烈跳动的胸口,平复着乱七八糟呼吸,又用冷水冲了把脸,才敢走进教室。

这个男人已经彻底让她乱了方寸,乱得无时无刻不在想办法见他,一见了面,哪怕什么都不做就是面对面呆坐着,也是幸福的。

出院后,两人表面上仍旧各自做着各自的事,再不见面,但其实碰头的机会也并非没有,他们竟还玩出了另一种境界,也许对对方的爱到了一定程度就会这样吧,不管再艰难,总会想到一种方式将幸福延续到永远。

一到晚上,妈妈一回房,她也立马开溜,锁好房门,给乔正枫打电话。

拿出电话,拨通他的号码,电话只响了一声就通了,他的声音马上传过来。

她压低声音问:“睡了吗?”

“都十一点了,我不睡觉干什么!”

“我以为你在等我电话。”

“我哪有那么无聊!”

她嘟嘴,“那你睡吧,明天再聊。”

“那什么,等一下,你今天上了几节课?”

许愿翻白眼“时间宝贵,咱不聊这种话题浪费时间行不?”

“那你今天的小裤什么色的?”

“紫色的,你的呢?”

“深蓝色带暗纹的,对了,昨天的是黑色带细条的,你呢,明天穿什么花色的罩罩?”

许愿:“…….要不咱还是再换个话题吧?好像太低俗了咧。”她笑着躺着,郁闷的心情霍然开朗。

那边乔正枫也爆笑,他们的确算是另一种偷 情了,可也不能偷得这么没格调是吧。

“哎,我给你讲个笑话吧?一个话题结束,他又提起另一个:有一对夫妻新婚不久,丈夫被公司派到外国常驻了,一年之后,丈夫休回家,当晚一阵芸雨之后,夫妻俩鼾然入睡。半夜突然响起敲门声。丈夫从睡梦中一跃而起,惊呼:不好!你丈夫回来了!妻子嘟哝了一声:不可能,他在外国呢。”

许愿躺在被子里笑,“下回你可别让我抓住你说这样的梦话。”

引妻入局,总裁的陷阱最新章节V060 给我个孩子,欢迎收藏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新书推荐: 得之不易乾灵噬千鬼路西王母传奇吊金龟宝典逆天龙族黑木崖之教主夫人冷少逼婚驯妻上瘾天运轮回网游之混乱争霸网游之紫风传说情定外星总裁妖孽相公素素有礼了使狐朱九月浪漫的换妻游戏飞翔篮球梦魔都那点事儿酒吧相遇女郎,情趣夜性生活魔动苍穹重生炼宝女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