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思涵中文小说网 > bet36最新备用网站_bet36体育开户_bet36备用网 > 徒弟都是债最新章节

三千繁花寂

徒弟都是债?|?作者:秋若耶?|?更新时间:2019-10-30
推荐阅读: 六道天心晴空伴生不息涂娘独占之豪门惊婚绝对虚空神团蛮妻送上门:勾心游戏杂篇合集有一种爱,一生只一次

当某种熟悉感袭来时,我已追了上去,而对方也停了脚步。一片红衣的拜月教主伫立前方,天玑被她扣着脉门动弹不得,处在昏迷中。若昏迷在葬骨台过久,便再也醒不过来。

我一指真元温和弹去天玑额头,沉着嗓音蕴了内力唤道:“还不醒来?”

好在我跟来及时,也好在她曾唤醒过我。当她醒来,哀伤着举目四顾,一眼瞧见我,想要到我身边,却被身边的红衣女子困得更紧。

我出指如风,对方反应也不慢,一掌击回,内力震荡在周边死气中,撕开一道裂缝。察觉到异动,她惶然四顾,寻寻觅觅。我一手拂去,她竟毫无防备摔了出去,天玑恰从她手中被甩出。我凌空展袖将徒弟接住,一个旋身卸力,未落地便觉不妙。

虚空里的裂缝陡然破开,无空间之隔的地方忽然急速坠落,将我们带入下一层秘境。

——葬骨台的中心。

我抱着天玑不停坠落,拜月教主视我们如无物,坠落于她仿佛是场救赎,仿佛即将真正寻觅到什么。

天玑紧抱着我不放手,不知是害怕坠落还是害怕松手。我低头看她一眼,她怔怔望着我。

“师父不是说不管我了……”她伏在我袖间,将脸埋进去。

我在她耳边叹息:“我慕太微当真拿你没办法。”

从不对人训斥责骂,即便对于徒弟,也只能纵容到底,纵容到我无力再纵容的地步。

坠落到了尽头,一幕撼动人心的景象乍现眼前。

蜀山禁地,葬骨台,故人枯骨,冰封万年。

一座座骨丘衣冠,依次排列,百代掌门端坐各自冰冢内,溘然长逝的瞬间永远封在当下。面容不改,今是昨非。

骤见蜀山历代掌门尸骨,枯等二十载、远赴中原的苗疆女子不再是什么教主,只是一个为倾慕之人不顾一切的凡尘女子,发疯一般,不管不顾地扑向最外层一座冰冢。

我老君往生。

道衣莲冠玉拂尘,阖目趺坐旧朱颜。

她跌跌撞撞似哭似笑:“冲虚,二十年了,你竟这么年轻,你还认得出我么?”

想要拥抱故人,碰触到的只是一座无情冰棺。她发了疯,一下下掌击冰冢,用尽一切努力想要消去生死间的距离,泪落如珠。

乍见十年前我亲手立下的冰冢,恩师容颜依旧,仿佛只要睁眼,便能再看我一眼。我仰头,眼中温热。

“师祖?”天玑定定凝视,“这便是震慑南疆拜月教,抗衡西域须弥宫的冲虚真人?优昙念念不忘一生的人?”

眼看冰冢已生裂纹,我不得不制止,一道掌风阻过去,被那疯狂女子生生受了。

“师尊羽化,葬骨为安,你何必扰他安宁!”我怒甩袖,一注劲风将她摔离出去,冰屑弥漫,冰雾翻腾。

她披头散发一阵狂笑,自雪雾中起身,步步重又走来,浑身充斥着戾气与杀意,容颜顷刻转老。

青丝白发一念间,冰肌玉肤百纹生,几许沧桑几许恨,弹指间,朱颜改。

挡在师尊冰冢前,我不忍再看。

她祭出拜月杀,掌化利刃,怒而劈来!

疾风过,天玑倏然挡于我身前,十指忙结手印,幻出一道屏障,拜月杀轰然撞击,余威不减,将她撞飞。我于后方运太上忘情,将她承接,送于身后。踏前一步,我继续抽调真元,步步提升,蕴至第八重,挥手带起冢外冰棱地上冰屑,寒刃尽皆飞起,如天罗地网,飞逝激射!

拜月教主避无可避,便运力迎战,飞速腾挪,身化上百虚影,一一破解寒刃。其身手极快,手法诡异,尚能乘隙出击。上百虚影化作三道,一袭冰冢,一袭我,一袭天玑。

不及多想,我亦□□三人,虚虚实实,分挡三处来袭。

三道白光轰然炸开后,虚影散尽,尘埃落定。

冰冢被拜月教主真身击裂,前去阻挡的,只是我的虚影之一,不堪一击。

我真身挡在天玑身前,眼睁睁见师尊遗容再现,歪倒在拜月教主身边。

天玑死死拉住我,扶着快要站不稳的我:“师父!”

我半跪于地,由她支撑,满心哀伤:“太微对不起师尊!”

天玑含泪摇头:“不是!师父一肩负起整个蜀山,师父也累!你用不着对谁心怀愧疚!你平衡不了整个世间!师父别难过!”

我推开她,踉跄起身,我绝不容谁对恩师尸骨不敬!

已生苍老的一代教主抱住冰棺内的人,亦哭亦笑:“冲虚你是在闭关么?什么时候出关?我同你去南疆,同你去北境,同你去东海,同你去西域。好不好?你不是答应过我,二十年后再来寻你么?我守约了,我没有对你的江湖怎样,你可以接纳我的对不对?二十五年你不是说过么,我不是什么妖女,你一视同仁,愿意接受我的挑战么?我给你写了好多信,从今天开始寄给你好么?你会给我回信的吧?”

破出冰冢,故人渐化枯骨,容颜同样老去。同样有着生老病死,却再也不会回应谁。

见得这样的师尊,我再控制不住,调出全部内力,立掌吸向整个冰冢。破裂毁坏的冰冢内,铿然一声龙吟,剑影划过,三尺剑身锵然出棺!

蛟龙承影,雁落忘归!

秘境内飞过一道耀目剑光,埋葬十年的承影剑,再度回归我手中。

伴随剑光闪过,上层秘境被整个劈开。

两个身影直直摔下,飘涯子,饮冰。两人偶窥秘境,不敢涉足,却又不甘放弃。径直摔落后,陡见场中一幕,均是面色惨白。

“这、这是师尊墓冢?”

我发髻垂散,瞥得他们一眼:“有人毁去师尊沉睡之地,你们还等什么?!”

飘涯子面色数变,指向冢前两人:“可、可他们……”

我低垂在冰面的青霜承影剑倒映着我们一门师兄妹,如看透人世的神之眼,透着漠然与讥讽。

袖风动,承影起,蛟龙腾空。一道青霜闪过,剑意直指拜月教主!

她红衣被吹动,毁天灭地的祭神舞顿即施展,面容沉醉,仿佛只为在心上人面前跳一支舞。

我广袖灌满劲风,剑意斩尽,她红衣破碎,舞步支离。

旋身时,她望虚空一笑:“你们,都为冲虚陪葬吧!”舞袖蓦然如长虹,卷走天玑,击裂秘境!

葬骨台风雨飘摇,无数冰冢碎裂,历代掌门尸骨无存。

飘涯子与饮冰急流勇退,远遁裂缝。天玑一记曼荼罗手印,挣出舞袖,方要脱身,却飞身前去挡了缠向我的另一只舞袖。我扶起师尊遗骨,如何想得到,再相见,竟是在这种境地。我拄剑倚身,视线忽然落到师尊心口,因摇坠中,衣衽错开,一角古卷露出。

秘境坍塌在即,我终究是无力回天。回看历代宗师,俱已粉身碎骨。

拜月教主彻底疯狂,毁灭,是她唯一的执念。

天玑已被舞袖牢牢缚住,同拜月教主一起被带入无尽坍塌的缝隙中。

天地都在毁灭,坠落,天玑被缠在舞袖中,无力挣扎,也不再挣脱,隔着纷纷毁灭摇落的冰冢,稳稳将视线投出,倾注一人身。

我摇摇起身,提起有如千斤重的右手,立剑身前,一人一剑,青衣,霜剑,人剑合一。

蛟龙出鞘!

一声龙啸,一片青光。

我接天玑入怀,回身走出。右手垂在袖间,剑身有血滴落。

身后,一蓬血,自拜月教主胸口绽开。她含着微笑,最后奋身一跃,扑向冰冢。

同那人永坠虚空。

秘境发出彻底坍塌前的尖啸,我自剑中抽离,已耗尽修为,寸步再难行。正要放弃,一只巨大的白影蓦然闪现,灵巧跳跃,避开坠落的空间,嗷呜前来。

……

“师父,又在风口上打瞌睡!是想继续喝药吗?”桃花坞的大徒弟气势汹汹赶来修理我。

“师姐,师父是在打坐。”桃花坞的二徒弟维护我道。

“两位师姐,师父是在等这朵桃花开。”桃花坞的三徒弟手指一株桃枝替我辩解。

桃花坞里桃花仙,花落花开年复年。

我自清风里醒来,等这山开满桃花,我再梦一场。

天玑枕在我膝头,眼望三千繁花:“师父,桃花坞的青桃好吃么?”

我展袖,伸手,承接住一朵悠悠落在风里的桃花瓣:“青桃是涩的,成熟了才能吃。”

她翻身扬手,将手里的花瓣塞进我嘴里:“是这个味道么?”

我笑,不再答。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

……

葬骨台一役,须弥宫与拜月教淡出中原视线,蜀山重创,代表着一个时代的终结,江湖再度沉寂。

蜀山钟声敲响,九九八十一下,掌门画像悬入祖师殿。

从此幻作画中仙。

徒弟都是债最新章节三千繁花寂,欢迎收藏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新书推荐: 变形空间史上第一美国总统潇洒江湖游炮灰女配,狗血上位年华似锦爱如初美色之王无情总裁柔情妻恶魔电影系统变身神龙在异界赖上狐狸王爷:一不小心压倒你女友为了我的工作色贿上司无宅不斗平凡的清穿日子女配之角色扮演百部cult电影全纪录感官世界道逆江湖劫之傲剑狂刀医道花途穿越原始恋上你贱妻